opebet体育滚球教好“坏孩子”的龙狮武术团

  在小榄镇,一提起永宁龙狮武术团,几乎每一位家长都能说出这个民间组织的一两件“威水”事迹。这个武术团不仅在多次比赛中夺取佳绩,而令其在家长们心目中名声鹊起的原因却是因为这同时是一支拯救了过千名“边缘少年”、帮他们重新回归正道的队伍。

  十几年来,在总教练郭谦荣悉心教导以及队员们现身说法下,千余名徘徊在犯罪边缘的问题学生,慢慢实现了精神和行为的良转变:有曾令父母伤心欲绝的小霸王,脱胎换骨变成能独当一面的小老板;有老师眼中的坏女孩重新走上正途;还有失学到处游荡的少年,最终成了世界龙狮比赛的冠军……

  一个舞刀弄狮的民间组织,却一次次地为失学、弃学、辍学孩子找学校,甚至有教练把 “坏孩子”带回家管吃管喝,这在旁人眼里简直是“自讨苦吃”。但或许就是用这种九牛拉不回的精神,这支特殊的拯救队伍却能教育和感化一个个令老师头疼,让家长都束手无策的“问题学生”。

  从小习武的郭谦荣看起来并不像传统的武夫一样霸气外露,略显魁梧的他反而透露出一种沉稳和睿智。

  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当时还是一名体育老师的郭谦荣发现,每到晚饭过后或节假日,一些在家无所事事的孩子便三五成群游荡在村间小道或田地里,以搞小破坏为乐,破坏农作物、打破人家的窗户都是常发生的事情。

  身为一名教师,他希望能做点什么让这群“调皮鬼”不再惹是生非。于是,他想到了以习武为手段吸引这些好动的孩子。“每天晚饭后或周六日,我都在家里或屋外的空地免费授课,一下子就吸引了二三十名孩子参加。”郭谦荣说,这就是龙狮武术团的雏形。

  自从郭谦荣办起了武术兴趣班后,村里一些恶作剧减少了,不少村民也愿意把孩子送到他那里看管,这当中包括了不少顽劣至极的学生。曾经有一名姓蔡的孩子,让村里人都摇头叹气,甚至连他的父母也对其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刚升入初一不久,便被学校开除了学籍。

  当郭谦荣听说小蔡被开除后,他一次次地找到校长,并与之进行谈判、理论:“我当时就对校长说,开除他等于把他推向悬崖。失学的他肯定终日流连于社会,与那些小流氓为伍,那只会加速他变坏。”回忆起往事,郭谦荣仍然为学校开除小蔡而感到痛心疾首。

  经过郭谦荣的一再争辩,学校方面终于与其达成了协议,小蔡暂时留校观察,但郭谦荣必须担起“家长”的责任,一旦该学生出现了状况,学校就会立即找他对孩子进行约束。

  当所有人甚至连亲生父母都放弃小蔡的时候,郭谦荣却以“家长”的身份关怀他,一面悉心教他龙狮技术,一面督促他学习和做人。经过将近3年的指导,小蔡身上带刺的棱角慢慢被磨掉,待人接物也比过去礼貌了许多,更让人惊喜的是,他还在中山首届“金记杯”龙狮大赛中获得了冠军。

  从那时起,龙狮武术团能教好坏孩子的事迹便被传开了。“经常有父母半夜给我打电话,说孩子还没回家,不管有多不情愿,我都要出去帮他们找孩子。”郭谦荣还发动自己的学徒逐个酒吧逐个网吧地找。而这些父母管不了的孩子一听到来找,一个个都得乖乖回家。

  其实所有孩子都不是天生就坏,每一个孩子身上也有闪光的地方,只不过这些顽皮孩子的闪光点需要有耐心的成人慢慢发掘。

  十多年来,龙狮武术团通过龙狮、武术训练“拯救”了不少“问题少年”,谁家出了“调皮鬼”,就把他送进武术团,opebet体育滚球慢慢成为小榄乃至周边镇区很多叛逆少年家长的共识。

  对于“拯救”过的每一个孩子,郭谦荣都清晰地记得他们的特,在他的心里似乎有着一本日记,上面记录着每次“拯救”的过程。经过他调教后,这些青少年不但成为了龙狮队的主力队员,在面对师弟妹的时候却又以过来人的身份教育这些后辈,如今也各自回归社会走上了正常的人生道路。

  “龙狮武术团成立至今,‘拯救’的人数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事实上,单靠我个人力量是有限的,但现在团内许多过去的‘边缘少年’也会用自己的经历去感化后辈。其实所有孩子都不是天生就坏,每一个孩子身上也有闪光的地方,只不过这些‘顽皮’孩子的闪光点需要有耐心的成人慢慢发掘。”在郭谦荣看来,他身边的徒弟都有着他们各自的优点。

  事实上,大多数被送来学武的孩子由于比较好动,在学校里不受待见,缺乏自信心但又想表现自我,常常就是他们处处与成人作对的原因。在学了一段时间舞龙舞狮后,武术团就会组织孩子们到社区义演,让他们有一个展现自我的舞台。“原来被抛弃的孩子,突然发现自己也有用武之地,开始慢慢有了自信,也自我认可了。”郭谦荣表示,这种做法效果很好,为了争取上台表演的机会,许多孩子在平时训练的时候特别卖力。

  而一旦孩子在各个龙狮比赛中获得成绩,武术团还非常有心地为他们制作一张贺信,并送到孩子就读的学校。“当学校收到信的时候,总会在全校对这名学生表扬一番,其实这无形中让他在学校,在同学面前抬起头来,增加了他们的自信。”郭谦荣说。

  除了写贺信、下社区表演,在2003年的时候,郭谦荣更做出了一个令许多人都感到不解的举动:在龙狮武术团内成立团支部。“当时很多人都很疑惑,一个普通的民间的组织,申请个团支部干什么,但我却认为这是很必要的。”

  郭谦荣解释说,在龙狮团内大约七成孩子都是比较捣蛋的,要想学校推荐加入共青团,那是排队都轮不上的。如果龙狮团内有了团支部,那么孩子们就多了一个渠道申请入团。“事实证明,入团后,他们就以共青团员的身份要求自己,加上慢慢引导,一些孩子确实逐渐变好了。”郭谦荣表示。

  “这是一份零报酬的工作,不过却让我和徒弟们做得很开心。”这么多年来,龙狮武术团为孩子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无偿的。“利用自身的条件,能帮一点算一点,对这些孩子关心不够的话,他们很容易踏上歪路。”这是郭谦荣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说话,或许正是有着这样的信念,龙狮团一边将中国传统文化传承下去,一边又担当起凝聚边缘少年的重任,一直走到今天。如今,郭谦荣的徒弟、学生已过千,包括板芙、东升、古镇等其他镇区的家长也会慕名把孩子送到他那里习武。

  尽管龙狮团提供的是无偿训练的机会,但训练的道具、场地、人员都需要一定的资金去支持。为了筹备这些运营资金,龙狮团开设了一些针对成人的收费武术课程,同时偶尔接一些商业演出,以满足团内必要的开销。而郭谦荣更是利用自己的私人时间,到各地进行武术指导,赚到的大部分薪酬都投入到了完善龙狮团的各方面当中。

  许多人或许会认为,如此全身心的投入到龙狮团以及拯救“边缘少年”的工作中,郭谦荣的家人多多少少也会感到不满。但事实上相反,他的家人对其所作所为表示百分百的支持,而且他的女儿郭夏更用身体力行来支持老爸的工作。

  “我女儿也是从小就开始习武,如今她已经是一名咏春高手,同时也在读研究生。每每到她放假的时候,她就会来到龙狮团帮忙看管孩子,训练他们。”郭谦荣笑称,让研究生女儿成为教练员,目的只有一个:节约成本。

  作为一个民间组织,对于今后的发展,郭谦荣忍不住还是用了“举步维艰”来形容。但他表示,开武馆是他小时候的梦想,如今实现了,而且还能帮到许多无人看管的孩子,他是不会轻言放弃的。

  “不给自己压力,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帮身边的人,能帮多少就帮多少。”郭谦荣再次强调了他的公益理念。他表示,会用心把这个民间组织一直做下去,也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参与进来,关注武术,把中国传统文化发扬光大的同时,也挽救更多游走在犯罪边缘的孩子。

  在众多“拯救”过的孩子当中,让郭谦荣特别自豪的是曾把一个“绝学少年”培养成世界冠军。

  所谓“绝学”,就是那些不愿上学,学校也不愿接收,与学校无缘的学生,这是郭谦荣独创的一个名词。2004年,郭谦荣便把这样一名“绝学”少年带回家,像儿子一样管教。

  当年年仅10岁的陈明朝,家里共有5兄弟姐妹,在家里排老三的他由于生好动顽皮,早就有辍学的打算,加上他在学校也是不安定分子,老师们对他更是感到头痛至极。父母见他不甚好学,也难以管教,只好任由他放弃学业。

  别的孩子在课堂上朗朗读书的时候,陈明朝只身一人游荡于大街小巷,无所事事。当郭谦荣得知他的情况后,马上与其父母取得联系,并希望把孩子送到龙狮团进行培训。

  “当时他的情况真的是‘三不管’状态,父母无法管,学校不愿管,社会管不了。那只好由我这个教练来管了。”郭谦荣在与家人商量后,决定把陈明朝领到自己家,与儿子同吃同宿,把他当儿子一样教育,而且没有收过人家一分钱。

  刚到郭谦荣家,陈明朝经常不听话,到处搞小破坏,而且还欺负郭谦荣的儿子,孩子间吵架是常发生的事,但每一次郭谦荣都会先明辨是非,再进行教育,并不偏帮儿子。

  这一住就是5年,就连过年过节,陈明朝都是在郭谦荣家里度过的。共同生活的这些年中,郭谦荣发现孩子的身上有一股吃苦耐劳的韧劲,再苦再累的活,只要他有心做,必然能做得很好。就是抓住孩子的这一优点,郭谦荣在培训他时特别用心,也特别严格。

  无论是耍功夫,还是舞龙狮,郭谦荣都要求动作标准,不容有错,往往几个招式下来,陈明朝已汗流浃背。然而辛勤的汗水换来了硕果的丰收,在2009年第四届世界龙狮锦标赛上,陈明朝与队友搭档获得了障碍项目的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