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健身教练忙起来了

  “越到晚上人越多,课越满。”9月19日22点30分,28岁的健身教练李少杰刚刚结束一堂课。他边把水桶轻松架上饮水机,边对《工人日报》记者说。

  李少杰从事健身行业已有6年,现在北京一家私教工作室做店长。夏天是健身房最忙碌的季节。而工作日的18点到22点又是学员们的健身高峰期,这个时段里,李少杰几乎天天课满。

  忙碌了一天的人们陆续下班,走进饭店、超市、电影院,也走进健身房。虽然健身房营业至22点,但李少杰很少准点下班,“关门时间主要看学员需求”。有时学员下课已将近23点,再做些拉伸运动,24点打烊也是常事。

  从业至今接触的上百位学员中,令李少杰印象深刻的是20多岁、年薪50万元的程序员小陈。因为久坐和加班,出现了肥胖、脱发、腰肌劳损等问题。公司体检中,多项指标“亮红灯”。

  在李少杰眼里,这位“拼命”的学员与众不同,“其他人都想方设法插空休息,他却总催着进行下一项训练,一分钟都不想休息。”小陈认为三四百元的课时费并不便宜,“得对得起花出去的上万元学费!”

  夜晚营业的健身房,迎合了上班族的运动需求,使夜间健身成为时尚。这种情况下,24小时健身房正“越夜越美丽”,全时段、低消费、高自由度等优势让其逐渐拥有更大市场和更高人气。

  最近,家住北京四惠的王女士发现周边新开了两家24小时健身房。她注册成为其中一家会员,每次只需在APP上扫码就可进入健身房,“不受时间限制,想去就去,降低了‘迈开腿’的成本”。

  22点后,24小时健身房的客流量慢慢下降,“有时一个人可以承包一层楼”!王女士不喜欢健身房人声鼎沸、抢不上跑步机、排队举哑铃的氛围,夜间健身则为她提供了新选择。

  传统健身房大多售年卡,而24小时健身房可按次、月、季、年等方式计费。一些月卡售价仅一两百元,吸引了不少人办卡。据李少杰介绍,24小时健身房中的教练大多为兼职,22点后,教练一般不接受预约。

  学员夜间健身的积极性越高,李少杰和同事们的收入就越多。灯火通明的健身房、汗水湿透衣服的学员、哑铃片与塑胶地面撞击的声音,总能让路人看得热血沸腾,忍不住进门咨询一番。

  身为店长,李少杰总是最后一个离开。他要将教练们当天上课时间表拍成照片,传给老板存档。几乎每天21点后都有课程,但他和同事“从来没领过夜班津贴,白天和晚上的课时费也都一样”。

  公司并没有为他们缴纳“五险一金”,李少杰说这是行业“共识”,“只有极少数资深教练才能享受社保待遇”。几年前,他曾在工作中肩胛部位肌肉受伤,但他没去医院。“看病太贵了,我又没有医保。这些年我都是有点伤痛就扛着,根本不敢去医院。”李少杰也没和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在和学员闲聊时,他特别向往那些稳定且有保障的工作。

  23点,周围店铺已经打烊。李少杰把器械归位,关上灯,锁好玻璃门,一个人步行回到附近的出租屋。

  走在北京的夜色里,李少杰有些迷茫:因为无法连续缴纳5年社保,李少杰在北京购车、购房等都受到限制。提到未来,他说没想好以后是否留在北京,也不知道还能在这行干多久。

  中纪委网站:干部选拔任用 这12种情形应当事前报告根据规定,干部选拔任用中,这12种情形应当在事前向上级组织(人事)部门报告,接受监督检查。【详细】

  @所有车主,及时安装ETC!明年起通行费优惠均依托ETC实现自2020年1月1日起,除国务院另有规定外,各类通行费减免等优惠政策均依托ETC系统实现。【详细】